《闻香识女人》拉片笔记

所以对我来说这个故事在最后那段激情的演说后就毁了一半,这是方向性的问题,是一种颠倒和错乱,对我来说不可补救。我的还行全都给了帕西诺,他演得很出色,他的浪荡,古怪,遇见女人的风度和那标志性的笑都深得我心。

很明显这是一部温情的片子,你只能一口气看完。个人觉得,而我也是这样做的。
先不说影片中的时间是感恩节(这个在这部片中也很重要),起码这是一个概念。而影片中的一些细节,br:范克用手触摸查理脸部,想指导查理样子的时候;范克和唐娜跳探戈的时候(这个时候的范克是整部影片中最有魅力的一刻,中年人的魅力……无穷大);再来说影片最后范克回到家,在门口和外孙和外孙女的对话及move,个人觉得都比较温情细腻。

高潮
情境点二:电话铃响,二人得知错过班机,导致司机曼尼开车送二人回波士顿,一个问题解决,进入新的情境。
二人在车内聊天,聊到查理的继父,为后面范克替查理出面做好铺垫。
汽车驶进学校,查理拿好行李下车——范克说完“不,我不开窗。”后随即摇下车窗,一个美式幽默——“我痛恨道别”展现出范克柔情的一面——预备铃响,留出范克改变主意折回学校的时间——查理接下范克的工钱道别,范克第一次摸查理的脸,两人的人物关系看似至此结束。
音乐的节奏加快,进入年轻人的环境,通过脚步画面转场进入下一个情节。
礼堂内,与剧情相关的人物依次出现在画面中——舍监走上讲台,音乐停止,气氛变得紧张——舍监把问题上升到一个看似不能解决的高度,提到博德的领袖传统——范克出现在礼堂中,给查理带来希望,使故事有了转折——范克亮出身份,准确复述出查理的家庭情况,显示他对查理的了解——乔治在舍监和父亲的逼视下,巧妙回避了问题的重点,把责任推向查理——查理在舍监的威胁下坚守自己的原则,不出卖“朋友”——垂斯克先生明显偏袒威利斯,下令开除查理——范克打断垂斯克的话,正面冲突开始,第一个回合,范克先提到原则、正义等——垂斯克打断他的话“你讲完了,史先生?”“不,刚暖好身而已。”演说升级,第二个回合开始,呼应前面所谓的名校精神,范克说出垂斯克试图做的背后的交易,使垂斯克愤怒——“你太过分了!”“我告诉你什么叫过分!”,冲突进一步升级,第三个回合开始,“灵魂不可能有义肢”升华主题——“坐下,史雷得先生。”“我还没讲完。”第四个回合,范克直戳博德引以为傲的领袖传统——范克的演说被垂斯克的反应分为四个回合,内容逐步递进,情绪逐渐加强——掌声响彻礼堂,垂斯克的警告再也没有用,表明查理和范克的胜利,也是正义与体制抗争的胜利——杭塞克太太宣布处理结果,礼堂爆发出欢呼声,激昂的音乐响起,正义的彻底胜利,第二个问题被解决。

活着,才能冲破抑郁的灰暗,才能感受世间美好。唯有活着。

我第一次知道这部电影是源于我高中语文老师的推介。我在周记上诉说我的困惑:有些事情我认为是不对的,但又有句话叫“存在即合理”,面对这种事情,我去指出他的不正确,或许会让我受到伤害;但如果我睁只眼闭只眼,我又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我该怎么办?我的老师并没有敷衍我,他回复我说他也没有什么很好的建议,但可以去看一下《闻香识女人》这部电影,也许我能在其中找到答案。很巧的,在大学的课堂上我遇见了这部电影。凭借着这种缘分,我们今天就来说一下这部电影。

里面最出彩的一句话是灵魂没有义肢,我只是希望社会中的查理们真正明白这句话,有一天当有比这个破目击更大的事情出现的时候,不要用不能出卖朋友这样的理由来麻醉自己,这样甜蜜的道德其实就是在为你灵魂的截肢做准备,或者也可以成为轻飘飘的一句呈堂证供。

但仅仅是影片的一个点而已,甚至不是最重要的。

开场
片头字幕
8组户外镜头,4组室内镜头

每当范克(阿尔帕西诺在影片中扮演的角色),一说话(我看的英文原版)、那略显沙哑,低沉的嗓音,甚至有点鼻音,吐出的每一个单词、都充满丰沛的感染力,至激动处、我都感到汗毛竖起。他的演技厚积薄发,循序渐进,有时看似平静、突然一个爆发,张力十足。

在相识的初期,他们两个互看不顺眼。查理觉得范克性格孤僻,范克嫌弃查理过于幼稚。但他们在路途上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对方。范克旁听到查理和同伴商讨如何应对学校的事,当查理得知同伴选择出卖朋友而茫然无措时,范克总是给查理适当的建议;当查理得知范克的纽约之旅是为了自杀时,他也放弃了回去,选择留下来陪范克,并且试图没收范克的枪,还投其所好租了法拉利让范克在空旷的街道上飙车。

说到这,我想起了香水,那部片子我认为是天才全方面的胜利,看得我心情激动不已,当时也有人认为我的这种激动真是悲哀,因为她认为香水纯粹是一种蛊惑,是一种对于罪恶的赞美和鼓励,难道天才就有权做这些?同样都有关方向性,但我认为二者不一样,我同意片子的划分应该按照好片子和烂片子而不是道德的片子和不道德的片子,无疑香水是有煽动性的,甚至确实带着恶的气味,但是我令我高兴的在知道这个世界已经赢了那么多次之后,在大规模的个体无知无觉的满足于身上无意沾染的罪恶的时候,还有人愿意书写这样一个故事,积极让每一个人看见自己的的愚蠢和脏,像水一样梳洗我们的盲目和软弱,不好么?但是闻香识女人建立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环境下,他要描述的远远没有香水宏大,主人公们都对这个社会充满感情,他们的孤独不是来自于超高的精神境界而是来自于身份的边缘化,即是说查理渴望的也是这个社会教导他渴望的,上哈佛,有钱,等等,他不过像大多那个年纪的人一样希望什么都有,在物质富裕的时候内心也光明着,而范克•史雷得一直迷恋他的军人身份,那更说明他愿意维护这台社会机器,他的厌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不能再为这个社会提供些什么。基于这样的情况,在最后引起掌声的那段话就显得非常不靠谱,两个热爱社会的人用不能出卖朋友赢得自己前程这样颠倒的反社会理论逃过一劫又获得认可,这叫人很疑惑。我想说校长和生活委员会的人也太不会辩论了吧。

首先说范克吧。
由于眼睛失明,准确的说哈能够见到一点点光线,以及大概在军队的时候由于性格等原因不得志,退役后导致对事物和人产生一种仇恨心理(也许谈不上仇恨,仅仅是对自己的生活状态不满意),当然这也许是黑暗带来的一种恐惧,寂寞。同时,由于性格比较强硬,所以他也不会把自己的内心曝露给别人,即使是关心自己的子女,甚至也把自己对世事的不满牵扯到年幼的外甥女身上。不得不说的一点是,范克给人的第一印象确实很差,在他们去纽约之前我也不晓得这部电影是要讲什么——闻香识女人?(似乎和这个题目扯不上(⊙_⊙)?)而到了纽约之后,这种认识得到改变,范克的心里很清晰明了,他很清楚自己想做什么,渴望什么。从看望他的兄弟我觉得他是有亲情的,并非冷血;从讲究穿着,美食,擅长交际,尤其是和女士,可以知道他很能够适应社会,享受生活;最绝的一点是探戈哈能跳的那好,赞一个!这是个时候,我对他的印象已经完全改观了,也有点明白“闻香识女人”这个题目了,因为这是一个转折点——对主角的认知。经历太多的人,也许都不喜欢回忆,回忆自己的过去——忧郁也会使人一瞬间成长。对,范克没有选择回忆来使自己从新获得生活的美好心态。影片透过另一个人——查理。范克拯救了查理,同时,查理也拯救了范克。也许导演,编剧知道自我拯救是多么的难,多么的需要勇气,所以,也许,是通过这种方式来使人物更加有饱满的形象。范克说“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解决问题的人,一种是寻找靠山的人”。觉得,范克和查理就是一种相互依靠的关系——而这是真心的——忘年交就是这样吧。

查理•西门敲罗丝太太家的门,两个小孩,丈夫唐尼。
通过罗丝太太之口介绍范克舅舅(范克•史雷得)的情况——“本来他在荣民之家,他不喜欢。不要称他‘长官’,别问太多。他站不起来时,别去扶他。”——问关于猫汤米的问题,得到粗暴的回答“出去!”——罗丝太太“其实他甜的跟糖似的”,反讽取得幽默效果——设置悬念,引起观众好奇。
打招呼时,中尉or中校,“服役二十六年,从没有人连降我四级。”揭示军人身份——“进来,笨蛋!”,范克舅舅出场——从喝酒、开收音机的动作看出他是盲人,与之前的话“靠近点,我要看清楚。”形成对比,表明范克并不认为自己是盲人——通过对话展现查理的家乡、家庭情况、父母工作,上贵族名校,得“年轻美国之光”奖金,经济窘境——向小姑娘帆心扔垫子,显示范克的脾气之大——“竟然是我们家的种。懒鬼的智商,妖精般的礼貌。”“生的孩子,却是白痴。”与结尾对待帆心的态度形成反差,表现范克的变化——提到布什总统,暗示博德有领袖传统——恐吓查理“少对我‘鸡蛋里挑骨头’!”,又一个性格特点——通过巧妙的纯对话,交代了两人的背景情况,既使两人互相了解,也使观众了解人物。
查理被赶出来,罗丝太太补充范克的情况,“他只是会吼而已。以前他是大战英雄,能交心的那种人。以前他还看的见光,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


而查理的扮演者克里斯·奥唐纳除了在自杀那段大爆发之处似乎看不出什么演技了,但演戏也像探戈一样讲求配合,在帕西诺炸裂的演技下他毫不显得逊色,还营造出了二人浓浓的CP感,也是很厉害。